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逃离圆通速递:创始人家族半年套现70亿 业务困顿高管出走

不到半年时间,圆通速递创始人喻会蛟家族,就已经通过转让和减持,套现了接近70亿元。

快递企业A股上市潮2019年就已经3年期满,原本在减持上毫无动作的圆通,终于在一年之后走上了顺丰、申通、韵达的老路。

顺丰在前扼住咽喉,后有京东快递、极兔速递等生猛追兵,快递行业越来越不好干了。申通已经站在亏损边缘;圆通今年上半年的单票毛利润已经降至0.22元,虽然业务量大幅增长已突破100亿,但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下降了9.70%。

创始人家族套现的同时,公司核心高管们纷纷出走,这两年多光副总裁就离职了5个,员工持股基金也在二级市场减持。

圆通的割裂在于,一边是实际控制人和高管团队的逃离,一边是公司37.9亿元的定增于近日获批,摆好架势准备大干一场。阿里巴巴能否助圆通重返巅峰?

创始人家族套现近70亿

12月15日-16日,圆通速递(600233.SH)对外披露,公司股东上海圆鼎6月15日-6月19日减持公司0.61%的股份,并计划在2021年1月7日-7月7日之间减持剩余0.62%股份。

上海圆鼎为圆通速递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,启信宝显示,该公司大股东为圆通速递创始人喻会蛟。

2016年,圆通速递借壳大杨创世成为A股第一家快递公司,上市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大杨集团和战略股东云峰基金1年禁售期之后就轮番减持,现任实际控制人只能干看着。

2019年是A股快递解禁大年,顺丰控股、韵达股份、申通快递均大规模减持,圆通速递仍然“坐怀不乱”。

因为,公司当时的股价已较2017年初的高峰期腰斩,那时候减持,实在是划不来。

1年后,喻会蛟家族终于坐不住了——尽管公司股价仍然没有起色。

9月初,圆通速递实际控制人喻会蛟、张小娟及其控制的蛟龙集团,向阿里网络转让12%的股份,一把套现66亿元。再加上上海圆鼎套现的3.18亿元,喻会蛟家族半年时间套现了接近70亿元。

两波减持后,实际控制人在圆通速递的持股比例,从54.18%降至41.19%。

另外,今年以来,喻会蛟从多家圆通系公司退出股权和法人身份,卸任多家公司的高管职务。

业务困顿,高管纷纷出走

2000年,装修生意失败、负债182万元的浙江桐庐人喻会蛟,在妻子张小娟的建议下,筹集5万元赴上海创业,创办圆通速递。

彼时,快递生意在桐庐圈中已小有名气。同乡聂腾飞、陈小英夫妇1993年创立的申通,已经在长三角市场立足,试图开启全国化。

张小娟与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是初中同学,通过这层关系在申通干了几年财务,基本摸清了快递生意的门道。

聂腾飞的弟弟聂腾云从申通出走,创立韵达;陈德军的另一个同学、原申通分公司经理赖梅松2002年离职创立中通。

他们被统称为“快递桐庐帮”。

圆通速递进入市场不算早,但靠着一系列创新之举,曾连续多年稳坐快递业务量头把交椅:2002年首创“双休照常营业”机制,“24小时不间断、一周七天不休息”;2004年开始与淘宝深度合作,接受每单8元的低价……

然而,上市之后,公司在业务上疲态尽显。

业务量从第一跌至第三。2019年,公司业务量同比增长36.78%至91.15亿件,市场占有率为14.35%,但仍然低于中通的121.2亿件、韵达的100.3亿件。

当年,公司营业收入311.51亿元,同比增长13.42%,归母净利润16.68亿元,同比下降12.41%。

2020年是中国快递行业的转折之年,疫情冲击,价格战重启,新的入局者如极兔速递,不断冲击老大哥们的势力范围。

圆通被迫拿起熟悉的价格战自卫。2020年前10个月,公司单票收入2.26亿元,同比下降24.41%,在A股4家快递公司中降幅最大;降价的结果是,公司业务量同比增长37.18%至96.19亿件,公司前10个月的快递业务收入217.29亿元,同比增长3.70%。

不过,单票收入下降四分之一,对业务环节的压榨已经接近极限。今年上半年公司单票毛利仅为0.22元,同比下降40.67%。

所以,圆通等通达系快递公司才会经常陷入投诉、罢运、被对手挖墙脚的传闻。

今年前三季度,公司营业收入234.20亿元,同比增长8.34%,归母净利润13.86亿元,同比增长仅0.69%,扣非净利润更是下降9.70%至12.11亿元。

困顿之时,高管接连辞职。2018年董事童文红、副总裁郝文宁,2019年副总裁邓小波、副总裁苏秀峰、副总裁兼董秘朱锐,2020年4月的副总裁张树洪,纷纷离职。这些人多是公司的创业元老,上市功臣。

伴随高管的不断出走,员工持股平台密集减持公司股份,今年二季度,上海圆科、上海圆翔、上海圆越等基金合计减持公司上千万股,套现过亿。

阿里一统快递江湖?

目前,阿里系的阿里网络、阿里创投、云锋基金合计持有圆通速递25.24%的股份,为第二大股东。

圆通与阿里颇有渊源:圆通崛起的秘诀是以低价拿下海量淘系订单,阿里创投和云锋基金作为公司战略股东,借壳上市后合计持有17.52%的股份。

但是,圆通速递上市之后业务掉队、业绩下滑、股价低迷,阿里也曾陷入“减持风波”。2018年Q3之后,云锋基金多次减持公司股份,持股比例从原先的6.42%下降至3.33%。

那时候,阿里系一边减持圆通,一边准备收购申通。一时间,阿里抛弃圆通,似乎被行业默认。

不过,资本不信玄学。2020年圆通的重大关头,接手的还是阿里巴巴。

目前,阿里巴巴是百世汇通的大股东,即将拿下申通快递大股东之位,同时还是中通和圆通的二股东,以及韵达快递持股2%的战略股东,四通一达尽归阿里麾下。再加上独角兽菜鸟网络,电子商务基础设施的集大成者,非阿里莫属。

然而,挑战仍然存在。

顺丰虽然一直单量较少,但得益于数倍于通达系的单票收入,该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55.98亿元,相当于四通一达5家快递公司净利润总和的两倍多。

顺丰放下身段以价格战进攻四通一达的核心业务电商件,犹如扼住了通达系的咽喉,这一年多以来的压迫令行业“苦不堪言”。

极兔速递也在拼多多、OPPO、vivo等段永平系企业的支持下异军突起,通达系扬言封杀,仍然未能绞杀这只兔子。

快递业的战争不会消亡,只是,有资格参与头部战争的玩家,会越来越少。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bwin体育客户端_bwin体育在线_bwin体育手机版 » 逃离圆通速递:创始人家族半年套现70亿 业务困顿高管出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