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收购Slack,贝尼奥夫的“社交企业”梦近在咫尺 | 海外周选

据报道,云软件公司Salesforc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·贝尼奥夫一直希望用新形式的协作软件来替代电子邮件,不过他打造这一未来的尝试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。不过现在看来,贝尼奥夫或许可以通过对Slack Technologies的潜在收购,实现自己藏了十多年的愿望。

Salesforce收购Slack,或将是贝尼奥夫迄今以来做出的最为激进的决策,以在提高Salesforce在企业办公软件领域的地位。这笔收购交易对Slack和Salesforce的共同对手——微软而言,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。但由于监管的障碍,微软几乎不可能成为收购Slack的竞争对手。更重要的是,尽管收购价格有可能超过230亿美元,但这笔交易终于有希望帮助贝尼奥夫实现那个始于2009年的梦想。

当年,Salesforce推出一款名为Chatter的产品。那一年,Salesforce的营销团队提出“社交企业”这一宏大的愿景,而Chatter则是这个愿景中的重要支柱。贝尼奥夫在2009年的时候,就开始宣扬在当时还甚为新颖的概念:就像人们在Facebook、Twitter以及其他平台上互动那样,公司内部的员工们也可以越来越多地以同样的方式,进行合作以及分享创意。

据Salesforce的前副总裁、现数据隐私创业公司Skyflow的首席执行官安舒·夏尔马透露,那时候有一家名叫Yammer的社交企业创业公司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。受Yammer的启发,Salesforce也开始做类似的尝试。(微软在2012年收购了Yammer。)

夏尔马说,2008年,Yammer在TechCrunch 50大会上初次亮相。贝尼奥夫碰巧是那次大会的评委。在看到Yammer的介绍后,贝尼奥夫逐渐意识到社交企业的潜力。贝尼奥夫随后让该公司工程团队中的大多数人员放下手头的工作,专心开发Chatter,并设想用Chatter替代公司内部低效的邮件沟通。

然而,尽管Chatter在一开始确实受到广泛的关注,也吸引了一些用户,但在Salesforce和密切的业务合作伙伴之外,Chatter始终未能维持发展动力。夏尔马说,原因之一在于,Salesforce将Chatter和公司的旗舰客户管理软件捆绑在一起。这样一来,整个产品组合对企业销售部门以外的团队(如工程团队)而言,用处寥寥。夏尔马还说,虽然桌面版的Chatter吸引了一小部分用户,但移动版的Chatter表现实在欠佳。

夏尔马说,等到2014年的时候,Salesforce的高管在公司会议和外部活动上,几乎不再提及Chatter。Salesforce发言人未就此回复评论请求。

与其同时,Slack也开始进军协作软件领域。但Slack的产品,跟Yammer和Salesforce开发的协作软件,很不一样。虽然这些公司初衷相似,都是希望给大型企业带来社交网络功能——摒弃集团和公司内部使用的传统邮件,但Slack的产品旨在让公司内的个人和团队能够进行即时对话。

Chatter退出舞台后,贝尼奥夫开始寻觅其他可以将Salesforce变为社交网络强者的方法。2016年,他向企业网络服务LinkedIn发出收购要约,但是在同年6月,输给了微软。微软,以262亿美元的高价,抢走了LinkedIn。几个月后,贝尼奥夫开始探索收购Twitter的可能性。

Salesforce和Slack越走越近

一位知情人士表示,尽管Salesforce内部仍在使用Chatter,但是Slack在Salesforce内部的使用率也在增加。该知情人士说,意识到Slack在公司内部越来越受欢迎后,Salesforce最近达成一项协议,向该公司接近5万名员工提供Slack软件。

Salesforce的前高管表示,Salesforce为收购评估过一些公司,然后Salesforce也曾跟这些公司签订过相似的协议。一名Slack发言人未回复评论请求。

Futurum Research的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丹尼尔·纽曼表示,对于Salesforce而言,收购Slack与该公司在过去通过收购的方式推动增长的策略相一致。“Slack是一款涉及消费者、教育机构和大公司的应用。”纽曼说。收购Slack可以给Salesforce带来机会,在促进现有客户的收入的同时,吸引新的客户。

甚至在Salesforce同意向其员工提供Slack之前,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已经开始升温。2016年,Slack和Salesforce建立合作关系,以整合双方各自的产品,让两家公司的共同用户更加轻松地执行数据共享等工作。去年10月,两家公司进一步加深合作,推出一个名为“Salesforce for Slack”的应用,允许用户从Slack内部访问Salesforce上的记录。

但是,尽管Slack成功让许多大公司开始使用该公司的即时通讯产品,但疫情之下,远程工作的兴起促进了Zoom和微软的相关业务增长,却并没有给Slack带来太多帮助。投资者对该公司的收入感到失望。从三月初到11月中旬,Slack的股价仅增长了10%。在Salesforce拟收购Slack的消息传出后,Slack的股价才大涨38%左右。而同一时期,Zoom的股价涨幅接近280%。

微软通过将Microsoft Office应用组件绑定在一起,推出Teams产品,从而日渐成为一个令Slack头疼的竞争对手。最近,Slack向欧盟反垄断机构提起诉讼,指控微软不当利用其在企业应用领域的主导地位,扼杀竞争对手。毫无疑问,贝尼奥夫会利用这次机会,与Slack站在同一阵线,对抗微软。

由于反垄断诉讼的存在,微软不太可能再收购Slack。但仍有其他公司,或许有意向收购Slack,比如亚马逊。今年初,Slack与亚马逊达成合作关系。根据合作协议,Slack可集成亚马逊的视频会议技术。但是,对于收购Slack这件事,亚马逊也可能会面临严格的监管审查。

目前,亚马逊发言人未发表评论。

Salesforce:收购Slack

Salesforce和办公室协作应用Slack正在商洽的收购交易,将成为软件领域规模最大的一笔收购交易。但是,两家公司的交易尚未正式敲定。

年初的时候,Slack错过了远程工作带来的大好机会。自上市以来,Slack的股价在17个月中下跌近四分之一。直到收购协商的消息传出,Slack的股价才有所起色。

一名内部人士透露,在对Slack的上市做了尽职调查后,Salesforce和其首席执行官贝尼奥夫最初放弃了对Slack的收购。当时,Slack的股价似乎定价过高。

与此同时,第一波疫情爆发后,市场对云软件的需求激增,Salesforce的股价也因此飙升到新高度。自去年6月份以来,该公司的股价大涨57%之多。而收购消息传出后,Salesforce的股价也只是小幅下跌了5%左右。

如今,贝尼奥夫正处于优势地位,可以达成一笔收购交易。但是,收购Slack,对他来说,值得吗?

Slack在企业办公软件领域一直面临激烈的竞争,步履维艰。

以Asana为例。Asana是一家任务管理软件公司,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是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达斯汀·莫斯科维茨。Asana成功绕过传统的IPO流程,于上个月直接上市,市值超过了40亿美元。

虽然华尔街可能会担心收购Slack会拖累Salesforce的收入,但贝尼奥夫和斯图尔特两人有一个共同的敌人:微软。

近几个月来,微软的增长给Slack股价带来了压力。在11月25日的波普上涨之前,Slack的股价较6月份的峰值下跌了14%,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同期上涨了17%。根据美国柏尚风险投资公司针对54只云软件股票所统计的纳斯达克新兴云指数来看,Slack的企业价值与预期营收之比为20.5,低于该指数其他14家公司,较平均水平高出不到5个百分点。

而由于免费集成了几乎是史上最受欢迎的办公软件Office套件,Teams增长飞快。微软的Teams产品每日用户最近创下1.15亿人次的新高,相比一年前的2000万增长惊人。Office套件的广泛市场占有率,一定程度上也促使Slack向欧盟提出反垄断诉讼。

Salesforce这边担心的是,微软的Teams产品将继续吸引用户使用微软的其他产品——包括客户关系管理软件。该软件直接威胁到Salesforce的核心业务。

除此之外,Salesforce之前也曾通过并购来扩展自己的服务。例如,2016年,Salesforce收购云协作公司Quip;去年,该公司又收购了图形软件供应商Tableau。

最重要的是,在与微软为敌的过程中,Slack可以为Salesforce带来更多制胜筹码。

加拿大皇家银行(RBC)分析师亚历克斯·祖金(Alex Zukin)周三在一份报告中写道:“如果被Salesforce收购,Slack将有更大的机会与微软团队在企业级部署方面展开竞争。”(匀琳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bwin体育客户端_bwin体育在线_bwin体育手机版 » 收购Slack,贝尼奥夫的“社交企业”梦近在咫尺 | 海外周选